液压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压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诡迹之橙衣少女-【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36:53 阅读: 来源:液压泵厂家

要不说我上辈子肯定欠了凌子这家伙不少钱呢,这不一大早,我还迷迷糊糊的,这家伙就火急火燎地把我喊了起来。

“我说你有啥事儿啊,这么着急?”我没好气地说。

凌子说:“不瞒你说,来生意了!”

我不屑地说:“你的生意一向不错的,有什么好奇怪的。”

“是啊,所以这不是叫你一起去帮忙啊!”

“大哥,你饶了我吧行不行,你那么厉害,有我没我有什么关系!”

“哎呀别犯懒了,等拿到钱请你吃大餐!”

“你再说一遍!”我斜着眼睛看着凌子。这家伙还真是够呛,每次说请我吃大餐,结果还不是拿着金卡去我家的饭店里白吃白喝的!

“额……”凌子挠挠头说:“这次不一样,我请你撸串。”

“现在是春天,撸哪门子串?”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凌子说:“听说,春天,大肉串子和雪花更配哦!”

“少扯犊子了,到底什么事儿?”我没好气地坐了起来,开始穿衣服。

“上回纸扎铺子的老刘,你还记得吧。”

“记得,怎么了?”

“他给我介绍的生意,说是有一家的老太太好像是中了邪,情况挺严重的,让咱们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儿。”

“这点儿事就把你兴奋成这样,没吃药吧!”

凌子笑着说:“你知道什么,眼瞅着开学了,尹诗她们就快回来了,我要多赚些钱,这样才能让我的求爱之路更加一帆风顺!”

“好吧,为了你的终身幸福,哥们儿奉陪到底!”我下了床,简单洗漱了一下,就跟着凌子来到那中邪老太太的家里。

看得出来,这家人条件还算可以,住在高档小区里,家里也是装潢考究,看得出来所用的东西都价值不菲。

只不过,一进入这屋子,就会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阴寒之气,及其不祥的感觉就笼罩在身边,让我们觉得很不舒服。

而且这家人看上去也很阴翳。男主人身材高大健壮,但精神却萎靡不振,脸色很不好看,还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女主人的脸色苍白得如同白纸一般,眼睛又红又肿,很明显刚刚哭过。

那老太太就在自己卧室的床上躺着,脸上带着微微的青紫色,虽然神志不清,但是皱巴巴的嘴唇却在一下一下微微翕动着,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是又说不出来。

“我妈这种情况已经好几天了,带她去了最好的医院,可是医生也检查不出个所以然来。”男主人说:“很多人都说,可能是中了邪,所以请两位过来给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一般人看不到,所以也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儿。可是我们一看到老太太,就发现她全身上下都被一股虚而不散的黑气所笼罩,并且还在不断地涌动,每当那些黑气凝结在某处凝结过量的时候,老人身体相应的部分就会有很不自然的抽搐,看来是非常痛苦的。

凌子手捧着罗盘,嘴里一边念叨着什么一边在屋子里徘徊。正当他轻轻推开一扇房门的时候,一个小男孩儿忽然从里面跑了出来,差一点儿撞在凌子身上!

女主人急忙过来将那孩子拉开,抱歉地说:“这是我们的儿子小斌,因为怕吓着他,所以就把他关在了房间里。因为她前不久刚大病初愈,所以我们不想他再受到惊吓。”

凌子点点头,看了那小男孩儿几眼,便继续在屋子里转悠。

大致把屋子都看了一遍,凌子便对男主人说:“这屋子里确实有些不干净的东西,不过暂时还构不成什么危害,你们不用太着急。这样吧,等我们回去准备好一切应用之物,明天晚上就来帮你们解决问题。”

男主人点点头说:“那好吧,就麻烦你们了。”

出了小区,凌子拿着男主人给的定金,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凌子,屋里的东西并不厉害,也就能治住一般人,你刚才怎么不出手解决了呢?”我疑惑地问道。因为我看得出来,那屋子里的鬼魂并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

凌子说:“确实好对付。但是那鬼魂怨气极重,那家人也是奇奇怪怪的样子。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我想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

当天晚上刚过了子时,我和凌子就来到了那个高档小区里。因为这个时候鬼魂的阴气是最强烈的,也最方便我们进行调查。

黑沉沉的天幕压得人有些喘不上气来,本就暗淡的路灯好像秀逗了一样一闪一闪的,气氛显得异常诡异。

好在我不在乎,反正我现在这双猫眼根本就不用分白天黑夜。

忽然,寂静的空气中传来“吱呀吱呀”的声音,好像是什么金属的东西摩擦时发出来的。

我们顺着那声音去寻找,终于看到,小区小花园里的铁架秋千上正坐着一个小女孩儿,自己在那里荡来荡去。

小女孩儿看上去也就十岁左右,穿着一身橙色的连衣裙,领口处有一个很精致的蝴蝶结,一头柔顺的头发被扎成两条马尾辫,圆圆的小脸,像个洋娃娃一样,看上去十分可爱。

然而我和凌子都知道,这橙衣少女并不是人。

凌子定定神,走上前去问道:“小妹妹,怎么大半夜的不回家,在这里做什么呢?”

那小女孩儿并不回答,只是低着头,嘴里叽叽咕咕的,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

“小妹妹,你在说什么?哥哥听不清楚,你大声一点儿好不好?”

小女孩儿突然抬起头,一双大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血红,张嘴就朝着凌子大喊:“杀!杀!杀!一定要死!”

凌子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身子往后一倒,坐在地上。

我急忙上前去。可就在我即将要接触到那小女孩儿的时候,小女孩儿突然身形一闪,躲到了一边,看着我们一脸诡异的笑。

眼看着小女孩儿的身影渐渐远去,我想去追,却被凌子拦住说:“她怨气很大,可不是什么难对付的角色,先不要着急。”

就在这时,我们忽然听到有沉重的脚步声,向我们这边走来。于是我们马上藏到不远处的树后面,想看看这大半夜的,究竟是谁。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我们看到一个面容憔悴的女人,挎着一个大大的提包,拖沓着脚步,朝小女孩儿刚刚玩玩儿过的秋千走去。

“这不就是那个女主人吗?这么晚了她来这里干什么?”我轻声问道。

凌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仔细观察着那个女人。

女主人走到秋千旁,竟然从挎包里掏出一些纸钱香烛之类的东西,放在一个盆里点着。然后一边看着盆里的火光,一边不自觉地抽泣起来。

“小娟,我可怜的孩子!”那女人哭了一会儿,忽然开口了:“这是你生前最喜欢来玩儿的地方,自从你出事儿以后,妈妈每天都来这里给你烧纸。是妈妈不好,没能照顾好你,让你这么小的年纪就……”

那女人说道这里,又开始撕心裂肺地哭。

“凌子,她所说的小娟,应该就是刚才那个小女孩儿吧?”

凌子点点头说:“应该是的。”

12下一页

美美小店游戏

怒火战歌传奇

乱战三国最新版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