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压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压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张氏诡谈之别惹鬼

发布时间:2020-04-21 17:48:13 阅读: 来源:液压泵厂家

上一篇:《张氏诡谈之我要杀了你》

农历七月十五,月亮并没有像众所周知的那样圆,缕缕黑云将它遮盖在了后面,只露出了一半的光辉,由于光亮微弱,使得本来没有路灯的山路变得更加阴暗。

昨夜微雨初至,雨水的潮气还未散尽,地上的泥土有些松塌塌的,踩下去会使人有一种会陷下去的感觉,仿佛掉进一个无底洞一样,永远也爬不出来。

小虫子在草丛里欢快的叫个不停,就在泥泞的山路上,两个人从远处走来!

“虎哥,今天咱俩收获不错啊!”其中一个尖嘴猴腮的小个子双手揣兜,美洋洋的向着他旁边的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说道:“那个妹子的身材真好!”

伴着幽若的月光,隐隐约约看见那男子沧桑的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他微蹙眉头,淡淡的说道:“奥,还好吧!”

尖嘴猴腮的名叫小乐子,出生在一个单亲的家庭,从小就和父亲住在一起,这小乐子不喜欢学习早早的就辍学出来,总是和一些社会上游手好闲的人在一起,整日吸烟喝酒,抢劫路人,所谓是无恶不作,其同乡的人对他是恨之入骨。

最近几日,小乐子和一个叫虎哥的男人走得很近,这虎哥来头有些神秘,好像是突然冒出来的一个人一样,唯一可以让人记住的恐怕就是他脸上那道长长的疤!

“虎哥,你看这个东西是什么年代的啊?”小乐子从他宝贵的口袋里掏出一个金闪闪的手镯,攥在手里让虎哥看。鬼姐姐www.guijj.com

虎哥没有接过,只是轻轻侧过脑袋,悠悠的看了一眼说道:“大概是明朝的吧”,他的眼睛似乎是闭着的,准确的说那眼睛就一直没有睁开过,虎哥将他的黑大袍往身子上一裹,说道:“我们还是快走吧”。

泥泞的山路上,留下了一条冗长的脚印!一个人的脚印!

“大哥,快到了吧,我们走了好久了吧”小乐子走走停停的看着四周,这一带是他没有来过的地方,可是却总觉得眼熟,他不放心的说:“你不会迷路了吧?”

“不会的”虎哥从兜兜里掏出一根烟递给了小乐子,然后自己又点了一根,滋滋!深深吸了一口,吐出浓浓的烟气,冲着前方的路说道:“小乐子,我会迷路吗?你小子跟上我的几天里,我没有让你失望吧!”

短短的一句话里却充满了他浑厚的磁性声线,是那么的有魅力,仿佛吸引着小乐子,他着迷一样的认真听着。

“就刚刚那个姑娘,你不仅仅是从她身上拿了一个镯子吧!”突然虎哥一直闭着的眼睛睁开了!他的眼睛鬼一样的闪着绿光,勾魂摄魄的看着眼前这个矮小的男人。

“这...”小乐子的脸刷的一下红的像个熟透了的西红柿!他的手不知从什么时候掏出来,紧紧捂着自己的胸口。

“你不要紧张,我又不会抢你的,只是你抢了人家的东西,一定不要再为难人家”虎哥的烟吸完了,轻手一弹,一个漂亮的弧线,烟头掉在了一个水坑里,熄灭了。

“刚刚那个姑娘的事你就不要再想了,我让她走,你也不要记恨我”虎哥转过头继续和小乐子走着,他说:“有的人,你不要惹他,大家都好,但是你惹到了他,他会让你死无全尸的”

虎哥说的时候那个死字他念的特别使劲!紧接着虎哥发出了诡异的笑声,那声音有些尖刻,细细的穿透过小乐子的鼓膜,直击他的大脑,弄得小乐子有点头疼。

“虎哥说的对,虎哥说的对”小乐子弯着腰,紧紧追随在虎哥的身后,嬉皮笑脸的点着头附和道:“我从不惹别人的对吧,你看看咱们这几次抢劫,都让对方好好的走,只是留下钱财就好了,一切全是虎哥教育的好”

“呵呵呵呵”虎哥冷笑着,突然他的笑声扩大了,在乌云缭绕的暗月下,虎哥的脸有些扭曲,他的眼角有些抽搐,冷冷的对小乐子说道:“我们到了!”

小乐子抓着自己脑袋上的头发狐疑的说道:“虎哥,这里真的是你说的藏着财宝的地方吗?”他看着虎哥高大的背影说:“这...不是一个坟墓吗?!”

“你说对了!”虎哥猛地一下转过了脸!他的脸清晰的立在小乐子的眼前,那是一张没有血色惨白的脸,两个眼睛分明就是一个窟窿!有些干瘪的脸上,赫然挂着一道疤!他一把就抓住了小乐子,瘦小的他任着虎哥在空中肆意飞甩。

“你还我!你还我!你还我!”虎哥近乎于变态一般深深掐着面色发紫的小乐子。

他使劲脱离着那发臭的手,微微吐出了一口气,艰难的说:“鬼啊!”

“哈哈哈哈!”虎哥用力一甩!小乐子狠狠撞在了坟墓堆前的石碑上,脑袋被撞破了,血将碑上人的照片都染红了,小乐子迷糊着眼睛恍惚看见那照片上的人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

“虎哥,你...你...”小乐子一个手捂着流血的头,另一个手挡住朝他一步一步逼近的虎哥,“我没有...我没有惹你吧,虎哥,你...”

小乐子有些歇斯底里,但是由于紧张恐惧平时油腔滑调的他竟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没有惹我?没有惹我!”虎哥瞬间闪在小乐子的面前,他的脸死死贴在了他的脸上,那鲜活的肉体接触到黏糊糊的烂肉时,不争气的冒出了一个个小小的鸡皮疙瘩,小乐子紧紧的闭上眼睛,斜过脸,可是那浓浓的腐朽之气,徐徐扑入他的鼻孔,胃里一股接着一股酸水冲着嗓门就往外涌。

他秉着气,尽量使自己不吸那恶心的味道,虎哥指着鬼魅的月光说道:“都是你,都是你,你必须死!”

虎哥的骷髅鬼手抓着小乐子的头使劲的在自己墓碑上磕,血就像水一样四下溅开,一会红色的血水就夹杂着黄白色的脑浆缓流下来,小乐子没有一丝的反抗,伴着一声又一声的砰砰声,死掉了!

回到一个礼拜前。

山路边上的一个坟墓里,一个鬼在皎洁的月光下跳着华丽的舞蹈,他的心情似乎很好,必须的!因为判官告诉他,到鬼节那天就是他投胎的日子,叫他好好等着,看护好自己的墓,最好不要有什么冲了,不然就又要等一个轮回!这一个轮回就是一百年。

也许是太过于兴奋,虎哥想起了还在家里的亲人,立即决定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们,他一转身就消失不见了。

话说也巧,正好挥霍完抢劫来财物的小乐子醉醺醺的摇摆在山路上。也许是喝的太多,他有一些尿急,走到路边哗哗的撒起尿来,等他提上裤子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尿在了一个墓前。

那尿将墓上的土堆冲击出了一个深深的坑,小李子笑嘻嘻的指着坟墓说:“死鬼,让你尝尝小爷的尿,嘻嘻哈哈”

下篇:《张氏诡谈之蛇怨》

易轶

易轶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北京离婚咨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