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压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压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探问京津冀协同发展加减法做得如何

发布时间:2021-01-20 17:11:50 阅读: 来源:液压泵厂家

京津冀协同发展“牛鼻子”牵住了吗  由购物中心改建而成的中关村西区“创业公社”国际创客中心。 新华社发  从北京迁到河北沧州明珠商贸城的商户打包货物。 新华社发  □新华社记者 梁相斌 涂 铭 毛伟豪 梁天韵  阅读提示  2014年2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北京时提出了“建设和管理好首都”的总要求,并将“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重大国家战略。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关键环节和重中之重,非首都功能疏解得怎么样了?城市管理水平提高得怎么样了?……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北京将满3年之际,新华社记者深入基层调研采访,寻找答案。  要“建设和管理好首都”,建设首善之区,就必须把握首都城市战略定位,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这既是强化首都功能、治理北京“大城市病”的现实需要,也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牛鼻子”工程。记者调查发现,近3年来,北京市一直在非首都功能疏解上做“减法”,在强化首都“四个中心”功能上做“加法”,“瘦身健体”之路迈出坚实步伐。  探问之一  非首都功能疏解进展如何?  2015年4月通过的《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明确,将一般性制造业、区域性物流基地和批发市场、部分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功能以及部分行政性、事业性服务机构作为非首都功能疏解,分布在北京城区中的上百个小商品交易市场成为首当其冲的疏解对象。  西城区常务副区长孙硕介绍,“动物园批发市场”各市场共完成撤市约16.3万平方米,疏解摊位数5000个,疏解人口1.5万人。2017年底前,“动批”各市场将全面完成疏解。  北京市京津冀协同办常务副主任王海臣说,2013年以来,北京市累计关停退出一般制造业企业1341家。2016年1至11月,北京市完成调整疏解商品交易市场117个,共计调整疏解建筑面积160万平方米,商户2.8万户,从业人员8.8万人。  在减存量的同时,北京严控增量。北京率先以清单方式发布了全国首个《新增产业禁止和限制目录》,涉及产业占全部国民经济行业分类的55%,城六区禁限比例达79%,堪称“史上最严”。北京市发改委主任卢彦说:“目录实施以来,全市不予办理的工商登记业务数累计达1.6万件。”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研究员宋迎昌认为,北京实施以业控人政策,将低端产业向外转移;而通过京津冀协同机制,疏解出去的企业在河北、天津找到相应发展空间。“京津冀协同发展机制,成效比较明显,充分发挥政府的作用,在全国有可以借鉴的意义”。  探问之二  企业离京后发展怎么样?  农历正月初七,记者来到天津滨海新区的58同城天津总部。这座3万多平方米、由工厂厂房改建的办公大楼极具互联网企业的“新锐”气息,除了遍布绿植的办公区,咖啡厅、睡眠室、休息区、解压室等设施一应俱全。  58同城天津总部副总经理田野说,随着企业规模扩大,北京发展空间日渐不足,2012年底58同城将一部分研发、销售、客服等事业部门迁至天津。天津在用工、房租、消费上具有成本优势,政府还在用地等方面给予优惠政策。来往北京,交通也方便。  “从2012年底到2016年,员工从五六十人增至2000余人,收入从零增至30多亿元。”田野说,“搬到天津后,企业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一些北京国企也选择主动疏解。北京一轻控股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苏志民介绍,一轻旗下一些企业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企业面临去留抉择,也是转型升级的机会”。  而一些被动疏解到河北、天津的企业和商户,经历“不舍”和“不适应”之后,也在逐渐开辟事业发展的新天地。  “我希望明珠商贸城给我增加一倍店铺面积,能不能帮我反映反映?”农历正月初八,在河北沧州明珠商贸城A座2楼,从北京大红门“转战”而来的女装店老板刘寿华不等记者提问就抢先抛出了这个问题。  “去年9月22日开业后,好几天没有开张,心里着急。后来慢慢好起来,现在平均每天进账上万元。”刘寿华说,“商贸城给了好多优惠政策,店铺免两年租金、一年物业费,另外电费、人工费也只有北京的一半,利润比在北京高出很多。”  探问之三  人随业走怎么样了?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提出,2020年北京人口总量要控制在2300万以内,城六区常住人口要净减少15%以上。  “北京的问题,表面上是人口过多造成的,实质上是功能太多带来的。”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连玉明说。  北京市社科院一项调查显示,北京地区近十年的外来人口中,三分之二集中在批发零售、制造、住宿餐饮、建筑4个行业。北京市社科院副院长赵弘认为,通过产业疏解促进“人随业走”,是北京人口调控的必经之路。  位于丰台区的大红门是华北有名的服装、窗帘批发市场。春节前夕,记者在大红门福成大厦门前看到,这里曾经到处人头攒动的景象已经不再。大红门疏解办宣传外联对接部部长杨铁梅说,自2014年市场疏解工作开展以来,大红门地区流动人口累计减少2.5万人,占总流动人口比重的24.3%。  多措并举之下,北京人口调控已初见成效。北京市政府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9月底,北京市城六区常住人口出现负增长,比前一年年底减少9.6万人,全市常住人口增量和增速呈现双降态势。  探问之四  首都核心功能强化了吗?  “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本质,是调整和优化首都城市结构,实现空间重构、产业重构和功能重构。”连玉明说。  2月3日,在中关村西区“创业公社”国际创客中心的孵化空间里,不少创业公司很早就开门营业,创业者们已经开始构筑新年梦想。  “一年半前,这里还是中关村购物中心。现在已有130多家企业,以文化类、科技类、互联网类公司为主。”“创业公社”运营经理周洪旭说。  中关村西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张伟说,5年来,中关村电子卖场和购物中心已压缩零售营业面积55万平方米,疏解2100多家商户。  通过优化经济结构和空间结构,北京逐步走出一条瘦身健体、高精尖发展的新路子。  据国家发改委披露,截至目前,北京已完成调整疏解建筑面积703万平方米。腾退出来的空间如何利用、能否让普通老百姓有获得感,也是公众关注的焦点。  近日,北京市市长蔡奇表示,北京研究制定了非首都功能疏解腾退空间管理和使用的意见,明确了分类分区域管控要求。“我们下决心‘留白建绿’,把环境留给老百姓,把腾出的空间用来增加面向群众的公共服务设施,提高生活性服务业发展品质,切实提升城市人居环境”。  探问之五  下一步疏解怎么干?  1月14日,蔡奇在北京市十四届人大五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2017年北京将综合施策,加强人口调控,严控城六区人口规模和开发强度,实施“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把疏解非首都功能、城市综合治理专项行动与人口调控紧密挂钩,确保取得明显成效。  卢彦介绍,“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包括:拆除违法建筑4000万平方米以上,同时坚决遏制新增违法建筑;查处占道经营违法行为约11.3万件;疏解提升市场和物流中心158个,完成动物园地区、大红门地区、天意、永外城等批发市场撤并升级和外迁;关停退出500家以上一般制造业和污染企业等。  宋迎昌表示,目前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大多采用行政手段,下一步需要调动发挥经济、法律的作用,仔细研究出台税收、土地、人才等配套政策。用行政手段解决问题立竿见影,但是后续发展问题还是要靠长效机制。  “疏解非首都功能,是为了建设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城市群,打造现代化新型首都圈,建设国际一流和谐宜居之都。”连玉明说,“只要进一步明确京津冀功能定位,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加快推进错位发展与融合发展,这个目标一定会实现。”  据新华社北京2月14日电  相关  北京服装批发市场外迁沧州商户  离开北京成就新事业  □新华社记者 杨帆 孙丁 王浩宇  春节过后,朱有红从浙江温州赶忙返回河北,打理自己在沧州明珠商贸城的新商铺。去年9月,他离开打拼了20年的北京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成为上万家从北京疏解到周边地区的服装商户之一。  自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以来,沧州作为成熟的疏解承接地之一,两年多时间里吸引了不少北京商户。近日记者走访沧州明珠商贸城了解到,该商城已与7000多家北京商户、1000多家加工企业签约,像朱有红这样入驻营业的原北京商户已超过800家。受访商户表示,生意已扎根沧州,正步入正轨,离开北京成就了新的事业。  在明珠商贸城A座2楼,地板上一条红白相间的标识线非常醒目,线内大多商铺门牌上都有“北京工厂直营店”的字样。朱有红的新店铺就在2楼电梯口的旁边,60平方米的店铺是原来在大红门的三倍。  为了让北京商户能够尽早在沧州落地经营,商贸城2016年已经“腾出”15万平方米的经营面积,还给了北京商户20年的优先租赁权,他们可选择直接买断成熟商圈的商铺产权,前两年免租金,第一年免物业费。  受益于此项优惠政策,朱有红在沧州的前两年就能比在北京经营省下近20万元。“此外,沧州有高铁、高速过境,运输成本的降低有账可算。”他说。  记者了解到,商贸城为服务迁入商户,准备了600多套公寓房为首批入驻的北京商户解决住房问题,周边基础设施也正在加速完善,配套的医院和小学正在建设中。  来沧州前,朱有红考察了河北、天津的多个批发市场,沧州的市场因为发展比较成熟、交通便捷吸引了他。半年时间,他的生意已走上正轨,营业额也达到了预期,没出正月已有不少客户来店谈生意。  从事精品女装生意的边丽敏是沧州本地人,此前在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做服装生意。回老家前她曾考虑过去广州、杭州或是石家庄发展,调研之后决定回沧州试试。  “回老家做生意,很意外没有什么适应阶段。上门拿货的小批发商少了,但本地过来逛街的消费者补上了。每天上午忙完批发的事情,下午店里还有很多市民来逛。”边丽敏说。  边丽敏从来没想过会从一线城市换到三线城市来做服装生意,当时觉得离开北京是“背水一战”。没想到现在生意更红火了,离开北京意外成就了最好的选择。  新年伊始,朱有红期待政府对于外迁商户的广告推广上能加把力,让更多的人了解从北京搬迁到沧州的商户,为商户“抱团取暖、把蛋糕做大”创造更多的机遇。  据新华社电

石家庄银屑病医院排名

石家庄牛皮癣医院靠谱吗

安阳妇幼保健院

相关阅读